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情深萬裡隻寵你夏夕綰陸寒霆免費閱讀全文2 > 第1676章 夏夕綰是訓狼少女(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情深萬裡隻寵你夏夕綰陸寒霆免費閱讀全文2 第1676章 夏夕綰是訓狼少女(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了這句話,鳳欒心臟微微有些刺痛,她撇過腦袋,咬著貝齒道:“這條命都是你的,人當然也是你的。不管我是不是你的菜,以後我就認你一個男人。”

沈浪表情有些為難,情緒有那麼點複雜。

沉默一陣後,沈浪淡淡說著:“好吧,隨你便,可彆後悔。”

鳳欒這種美女,對外人冷漠如冰,但如果她愛上某個男人,則會對他溫柔似水。這樣的女子是男人夢寐以求的。

沈浪一起和鳳欒共過幾次患難,說不心動,那是假話。但他覺得自己的感情債實在太多,不想再迷失進去,所以儘量保持剋製。

出了樹林,沈浪和鳳欒兩人到了落日島海岸邊。

沈浪戴著鬥笠,十分低調的找到了一個去往東北海岸落日山的波舟,和船家談好價錢,兩人就坐了上去,馬上就準備啟程了。

本是可以載幾十人的波舟,被沈浪包下了,順手扔給了船家兩百顆靈石。

船家見沈浪出手那麼闊綽,興奮之餘連連對著沈浪點頭哈腰,有問必答。

兩人上了波舟,駛離了落日島。

鳳欒漂亮的臉蛋泛起一層紅暈,她刻意往沈浪那邊靠了靠,兩人靠在一起,沈浪都可以聞到女人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

沈浪和鳳欒彼此間也冇有說話,一路保持沉默,但隱約有種尷尬曖昧的氣氛。

到了北涼鎮,兩人也該告彆了。

“玉女宮在東邊的雪漫山最高峰,宮主花紫靈雖然不是弑殺之輩,但未必好說話,你……一定要小心。”鳳欒輕聲說道。

“你也小心。”沈浪點了點頭。

鳳欒美眸凝動,還想說些什麼,但還是冇有說出來,默默轉身離開了。

沈浪也離開了。

北涼鎮依舊可以看見沈浪的通緝令,沈浪不敢放鬆警惕,當晚就開始趕路。

雪漫山在崑崙山結界的東部,長年積雪,雪山重疊。

雪漫山最高的一處山峰就是*,玉女宮就築於*頂。

沈浪趕了三天的路,終於到了雪漫山地界。

幾座高大的雪山彼此連綿不絕,海拔不低,非常難攀爬。

加上天氣正巧不太好,一直在下暴雪。

沈浪在雪地裡飛速穿行,整個人都變成了雪人,頭頂的雪一直在不斷融化,冒著白煙。

他有點搞不懂了,這玉女宮為什麼要建立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大雪山裡麵?

爬了一天一夜的雪山,沈浪終於到了*。

*極高,直貫雲霄。

山下有台階,可以徑直通達山頂的玉女宮。

入口處有一塊極大的白色玉石,上麵刻著“玉女宮”三個鮮紅的大字。

字跡娟秀華麗,一看就出自女人之手。

沈浪深吸一口氣,這裡清氣確實非常濃鬱,就是氣溫有點低,天空中還有雪花飄落,充滿了一種獨特的美感。

“玉女重地!閒人免進!”兩名白色衣裙的年輕女子攔住了沈浪。

雖然她們也看出來了沈浪是問境武修,但依舊態度冰冷。

“抱歉,在下沈浪,受你們玉女宮花宮主之邀纔來的,能否代為通報一聲。”沈浪微笑著抱了抱拳。

“沈浪?”兩名守門的女子對視了一眼。

沈浪已經是崑崙山結界的名人了,傳聞這人闖入了陰陽門門主陽統天的婚宴,搶走了新娘,鬨的陽統天滿世界追殺,訊息人儘皆知,都傳到玉女宮來了。

“沈公子請稍等,待我前去向宮主通報一聲。”一名女子對著沈浪抱了抱拳。

“好的。”沈浪點了點頭。

那名玉女宮的弟子隨著轉身朝著台階上走去。

寒風一吹,白裙裙襬掀了起來,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

沈浪有點無語,心想玉女宮的妹子你們穿的這麼少,不冷嗎?

不多時,那名守門女弟子走下了,抱拳道:“沈公子,請。宮主請你去殿中一敘。”

沈浪立即上前,在女弟子的帶領下,上了女*。

穿過玉女宮的山門,裡麵的建築非常華麗,一些主要的建築,甚至都是用玉石堆砌而成。

許許多多的女弟子在門派中走動,她們都穿的非常清涼,而且長得都比較漂亮。

沈浪一路上冇有看到一個男人。

不少女弟子的目光都被沈浪給吸引住了,玉女宮幾乎冇有男人來過,沈浪算是珍稀物種了。

“你們玉女宮隻有女人嗎?”沈浪忍不住對著那名守門女弟子問道。

“當然,像沈公子這樣受宮主之邀的男人,可是極為少見。”那名女弟子笑了笑,隨即又說道:“彆看我們都是女流,但我們玉女宮可是在八大門派中排名第一。”

沈浪微微點頭,這些和自己無關,沈浪就是頭疼等下要怎麼把伊憐從玉女宮宮主手中要回來。

終於到了玉女宮大殿,華麗程度不用多說,大殿中還飄來一股淡淡的幽香。

大殿正前方的軟榻上,躺著一個頭戴鳳冠的絕色美人,杏唇一啟,道:“你就是沈浪?長得倒還挺俊,伊憐那丫頭眼光還不錯嘛。”

這位就是玉女宮宮主花紫靈。

花紫靈穿著一身華麗的紅裙,五官臉蛋長得極為精緻,身材完美,氣質非常特殊,既有些陰冷,又帶著一絲妖魅。

長年身居高位,花紫靈身上又有一種高高在上氣質,如同九天仙女般的尊榮,讓男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想要征服她的*。

沈浪看了這位美女,眼神中也帶著一抹驚豔,但很快又恢複了神色,抱拳道:“晚輩沈浪,見過花前輩。”

花紫靈有點不快:“什麼前輩不前輩的,我有那麼老嗎?直接叫我花宮主即可。”

“好的,花宮主。”沈浪撓了撓頭,說道:“我還是直接說吧。強扭的瓜不甜,請宮主把伊憐還給我。”

“大膽!小小問境武修也敢命令本宮主?臭男人,信不信本宮主動動手指就能將你抹殺?”花紫靈從軟榻上站了起來,美眸透露出一絲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