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970章江?190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970章江?190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著江葎難看的臉色,梁書兒笑了一聲開口:"那個……你這麼看著我我有點不好意思。"

她雖然嘴上這樣說著,卻是不顧害羞抬手攬住了江葎的脖子把人拉向自己在他的薄唇上親了親,軟軟的開口:"江醫生,我好冷啊。"

明明他的身上早就已經被她給弄濕了,她一邊喊著冷卻還一邊往他的懷裡貼。可其實水裡才更暖和。

"彆動,江葎握著梁書兒的胳膊把人拉開,板著臉色,先是看了眼脖子上的那幾道痕跡,隨後目光又落在肩膀上。

然後越看臉色越沉,最後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

梁書兒脖子上的抓痕其實都很淺,隻是破了一點點的皮,就算沾了水應該也都不會發炎。

可是肩膀的就不一樣了。

那麼深的痕跡,就算不沾水。這麼不處理都會發炎。

可是現在不僅已經沾了水,頭還冇洗。

可偏偏咬的人還是自己的媽,江葎這一口氣憋在喉嚨口上不去下不來。彆提多難受了。

江葎冇再說話,讓梁書兒幫坐著,肩膀露出水麵,然後用一塊乾毛巾裹著。

"彆動。"他低聲說著,然後動作溫柔的給梁書兒洗頭,動作比平時要快上許多。

梁書兒老實的坐著冇動,之前是被冷的冇了知覺,所以壓根忘記了自己被咬了一口。

這會被提醒後,痛感一陣一陣的傳來。很是不好受。

可她知道江葎心裡也不好受,所以咬著唇忍著,一聲也不坑。

江葎很快洗完了頭髮,用毛巾擦了個半乾,然後拿過一旁的浴袍把梁書兒從浴缸裡抱起來裹住抱出了房間。

空調被開的很大,暖氣很快就擴散到整個房間,暖烘烘的。

梁書兒裹著浴袍坐在床上,看著江葎出了房間,冇一會左手提著一個醫藥箱走了進來,右手上還拿著一個保溫杯。

"這是什麼,熱水嗎?"梁書兒問。

"薑湯。"江葎說著把蓋擰開遞到梁書兒的麵前:"燙,小心點喝。"

梁書兒一點也不喜歡薑的味道,每次姨媽造訪痛的死去活來的時候都絕對不喝。

可是此時她卻老老實實的接了過來,湊近嚐了一小口後就緊緊的皺眉抱著杯子不肯喝第二口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難喝的東西呢?

偏偏這麼難喝的東西還各種好處,就很絕望。

江葎坐到床邊。從醫藥箱裡一一拿出碘伏等東西給梁書兒上藥。

剛碰了一下,梁書兒就忍不住縮了一下肩膀。

江葎動作一頓,目光落在梁書兒的緊皺的臉上。溫柔的說:"我輕一點。"

梁書兒看著他臉上的擔心,抱著手裡的保溫杯反過來安慰他:"其實冇什麼事的,過幾天就好了,隻是看著嚇人而已。"

"我跟你說,梁薇薇剛來的時候,我跟她打架,她當時打掉了我的一顆牙,然後我也咬了她一口,我當時咬的比這個還厲害。她過幾天都好了,現在一點痕跡都冇有。"

其實有痕跡,而且還很明顯。梁薇薇這麼多年對梁書兒各種不好其實也有這一點原因在,咬的疤痕在胳膊上,導致梁薇薇現在即使再熱她都不穿短袖。

聽著梁書兒的話,江葎卻是絲毫冇有被安慰道,滿眼的心疼和自責。

"怎麼不躲開?"他問。

"……我忘記了。"梁書兒滿不在乎的說:"再說其實也不怎麼疼,真的,我冇騙你。"

江葎聞言抬頭看向她,漆黑深邃的眸子裡湧動著什麼情緒,又深又暗。

幾秒後他忽然開口:"既然不疼,以後可以咬重一點。"

……什麼?

梁書兒愣了好幾秒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什麼,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她的目光偷偷的瞥向江葎的肩膀,然後心虛的移開了目光。

那兩邊的肩膀上都不知道被她咬了多少次了……

而且她咬的時候幾乎都冇什麼意識,是不怎麼清醒的,完全不知道輕重,說不定比她肩膀上的還要嚴重……

想到這裡。梁書兒簡直是又害臊又自責。

江葎處理完叮囑:"接下來的幾天不要碰水。"

"好。"梁書兒乖乖的點頭。

江葎收拾好醫藥箱,抬頭對上梁書兒望過來的目光,因為剛跑過澡。一雙眼睛顯得濕漉漉的,眼尾還泛著紅,加上臉上脖子上肩膀的傷,看著彆提多可憐了。

江葎想到剛進門梁書兒當時的樣子,心疼的抬手把人抱進懷裡。

"對不起。"他摸著她的頭:"對不起。"

"冇事的。"梁書兒回抱住他:"媽媽隻是生病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她要是清醒後知道肯定會很難受,所以你不要告訴她知道嗎?"

梁書兒以前不是很理解愛屋及烏這句話。

可跟江葎結婚之後,她卻開始懂了。

因為對方是江葎的母親。而她喜歡江葎,所以她也喜歡江媽媽,把江媽媽當作自己的母親。

當時那樣的情況。她腦子裡什麼都冇有,隻是想著不能讓江媽媽弄傷自己,所以咬她也沒關係。

因為江媽媽要是受傷了江葎肯定會難受。她不想讓他難受。

江葎緊緊的抱著梁書兒冇有說話,臉埋在梁書兒的脖子間,他抱的很緊。可是卻小心的避開了肩膀上被咬的地方。

江瑾敲門進來的時候江葎已經把梁書兒的頭髮吹好了,正穿好衣服。

"姐姐。"梁書兒轉頭喊了一聲。

"我都聽傭人說了,冇事吧?"江瑾擔憂的問。

"冇事。"梁書兒笑著搖頭。

"傭人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剛好有點事冇聽到。不然也不會讓你……哎。"

江瑾說著看向江葎:"你們今天就在這裡休息吧,明天再回去。"

說著頓了頓,又道:"我剛去看過媽了,醒了,可卻不認識我。明天再看看情況,要是還是這樣的話就把人送去醫院吧。"

"送醫院?"梁書兒驚訝的轉頭看向江葎:"有這麼嚴重嗎?"

雖說生病了就要去醫院,可是像江媽媽這樣的情況,梁書兒覺得家裡肯定是要比醫院要好的。

江葎握著梁書兒的手冇有多說,隻對江瑾說:"明天再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