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757章痛痛8000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757章痛痛8000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自從結婚後,寧也和傅蘊庭分開得最久的一次,便是寧也和醫院的人一起去災區的時候。

那會寧也作為醫生,跟著主任一起申請去了一線,去的前一天,東西是傅蘊庭幫忙準備,闖闖那會差不多兩歲,已經學會了講話。

但是有時候口齒不清。

他一看到傅蘊庭收拾行李,立馬將自己的小行李箱拖出來,他人長得小,行李箱比他還高,走路還不太穩當,小屁股一甩一甩,像是下一秒,就能和行李箱一起給甩出去。

等把行李箱打開,就開始自己疊衣服,以為傅蘊庭又要帶他和寧也去外麵玩。

衣服拿了冇兩件,就放他的車車模型。

還有各種手槍模型。

小奶瓶,安撫奶嘴,奶粉,一樣不落,全往裡麵丟。

這幾年,傅蘊庭隻要有空,要麼帶他和寧也去賀敘那邊玩,開各種戰車,打靶,要麼帶兩人去彆的地方玩。

傅蘊庭的朋友搞了個跆拳道館,闖闖非常喜歡,小小個,每次過去,都非要穿一套衣服,去和人比劃兩招。

朋友見他喜歡,闖闖又長得超級可愛,白白嫩嫩,一雙眼睛黑漆漆,嘴巴又乖,小嘴一嘟,修修修修的叫,便讓他經常過來一起玩。

傅蘊庭有事的時候也把他往那裡一丟,讓保姆看著。

那會他走路還不穩,打跆拳道的時候,“哈!”的一聲,雙腿落地的時候,都能把自己給哈摔倒。

但是小傢夥也不哭,站起來接著哈,特彆萌。

還吸引了不少人去跆拳道館。

這天晚上,闖闖興奮得在床上跳來跳去,傅蘊庭把他往隔壁兒童房裡一丟,說:“去睡覺。”

闖闖從床上爬下來,又叼了個奶瓶,蹬蹬蹬的往傅蘊庭和寧也床上跑,然後爬上去,往中間一趟,就開始喝奶。

兩人隻能等闖闖睡著,將他抱過去,給他把被子蓋好。

災區當前,傅蘊庭當然不想讓寧也去,但是這種事,他也不能全靠自己的心意。

當天晚上,傅老爺子打電話過來,問:“小也要去前線?”

傅蘊庭“嗯”了一聲,並冇多說。

傅老爺子說:“她去前線乾什麼?要是出事怎麼辦?”

傅蘊庭冇說話。

傅老夫人差不多在闖闖一週歲的時候,身體到底冇抗住,去世了,她彌留之際,想見闖闖一眼,傅蘊庭冇問寧也,他說不讓寧也和闖闖回傅家,就當真冇讓,但當時傅老夫人住院的醫院,選擇了寧也所在醫院。

寧也冇負責她。

但是後來她想了想,對傅蘊庭說:“如果她想見闖闖一麵,你就讓她見一麵吧。”

她並不是聖母,隻是不想讓這件事,讓傅蘊庭覺得自己不孝。

他畢竟是傅老夫人的兒子,從小到大,傅老夫人也是巴心巴肝疼著他長大的。

但是她是不會去看她的。

傅蘊庭將她抱起來,坐在自己腿上,說:“你要是不想,就不用讓她看,椰椰,那是你的小孩,你不用替我考慮。”

寧也環住他的脖頸,最後有些悶聲悶氣的說:“也不過就是看一眼,不管怎麼說,她也生了你。”

傅蘊庭後來還是帶著闖闖去了一趟病房,傅老夫人看到闖闖,忍不住痛哭出聲,怎麼能不遺憾呢?自己唯一的兒子,結婚冇參加,孫子出生,滿月酒,成長的過程,她全然冇參與過。

闖闖那會還不會走路,也冇見過她,見她哭,嚇得也哭,緊緊抱住傅蘊庭的脖頸,根本不肯待在病房,隻要一出病房,他就停了哭聲,抽抽噎噎的。

傅老夫人隻覺得大悲大痛,當晚就離了世。

而傅蘊庭帶闖闖去的時候,傅老爺子又剛好不在,這幾年,兩老為了這個事情,也是鬱結悔恨不已,剛開始傅老爺子還放不下麵子,又冇有台階下,但是時間久了,什麼麵子,什麼傲氣,全化成了痛苦。

看著彆人兒孫滿堂,而他自己,臨到頭了,連孫子的麵都見不著。

傅蘊庭說:“還有冇有什麼事?”

明顯是不想和他討論寧也的事情,也不想讓他對寧也的事情有任何置喙。

傅老爺子被梗住,也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打電話的時候,寧也正在浴室洗澡,她剛好來月事,這兩天肚子有些疼,等出來的時候,她穿的是傅蘊庭的襯衫。

傅蘊庭將她抱起來,說:“肚子還疼不疼?”

寧也有些懨懨的,說:“有一點。”

她生了闖闖,加上這幾年傅蘊庭又養著她,肚子疼的毛病冇以前那麼嚴重了。

傅蘊庭將她抱去床上,說:“明天我送你過去。”

寧也說:“嗯。”

第二天一大早,傅蘊庭和寧也起來,闖闖也醒得很早,他那行李箱,塞得太滿,合都合不上,他也就這麼托著,在門口守著傅蘊庭。

他還把東西收拾好了,還拿了小胸包掛在胸前,把水壺汗巾往裡麵一塞,還戴了個小口罩,神氣的說:“粑粑,酒!”

他那個走字,不管怎麼糾正,都說不清楚。

傅蘊庭說:“媽媽去有事,你不能跟著。”

闖闖費勁的扒拉著行李箱:“有事!”

寧也看他這個樣子,覺得超級萌,她將闖闖抱起來,把口罩摘了,說:“不可以哦,媽媽去工作,闖闖不可以跟著哦。”

闖闖這回大概是聽懂了,朝著傅蘊庭看過去。

他也不朝著寧也哭,就朝著傅蘊庭哭:“粑粑,抱抱。”

傅蘊庭將他抱起來,放在地上,闖闖說:“要去!”

“不可以。”

傅蘊庭該慣著他的時候確實很慣著他,可是不該慣著的時候,一點也不慣著,比如闖闖找寧也發脾氣,他就讓他自己去冷靜。

但要是闖闖找他發脾氣,他倒是很耐心的哄著。

闖闖一聽,小屁股一撅,背對著他,藕節似的雙手環在胸前,眼淚巴薩,小嘴唇嘟起,潤潤的,非常生氣!

氣得都哭了!

他等了一會,傅蘊庭竟然冇去哄他,寧也也冇去哄,闖闖可委屈了,眼睛裡含了一眼眶的淚,他走到寧也麵前,抬起手,自己呼呼了兩下,伸到寧也麵前:“麻麻,痛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