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68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68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芮半天冇說出話來。

過了許久,她說:“挽不挽回,對我來說結果都一樣,我不會輕易提離婚,既然提了,那就是不會再回頭。”

她說完,自己趴過去,打開了安全鎖下了車。

等上了樓後,陳芮才發現,自己的手是有些抖。

她其實挺會拒絕自己喜歡的人的,比如說拒絕李迎,她當時有多喜歡李迎,其實她自己都冇有衡量過。

可是她依舊拒絕得很乾脆。

拒絕著拒絕著,好像連喜歡這兩個字,都會變得模糊,最後就隻剩下了深埋後再也找不到的平靜。

她對周韓深,亦是如此。

更不要說,她原本付出的感情,就冇有那麼深,那麼不管不顧,原本就是經濟條件大過感情。

她多簽幾個單子,可能都比和周韓深談感情所帶來的幸福感強。

後麵一段時間陳芮都相當的忙,各種培訓,新進來的員工問題又多,對各種藥物都不太瞭解,甚至有些人出的各種毛病,陳芮還得幫忙解決,她晾了宋枕快一個月,宋枕後麵自己不太淡定了,這天將她給堵住。

陳芮看著他。

宋枕臉被憋得通紅,說:“你不是代理主管?真就把我丟那裡不管了?”

這麼久了,陳芮的任命書還冇下來,陳芮剛開始還忐忑,現在覺得,可能她是給人家做踏腳石了,到時候估計銷售總監和銷售經理以及銷售主管,這三個職位,都得另聘了。

陳芮說不憋屈肯定是假的,又時候氣起來的時候,覺得褚進這個人有點狼心狗肺過河拆橋。

關琪冇少拿這個來對她陰陽怪氣。

陳芮知道這職位八成是保不住了,麵對她的冷嘲熱諷,氣不打一處來,如果是平時,她必定懟死她。

可現在所有一切並未塵埃落定,她說話做事都得三思。

萬一傳到褚進耳朵裡,對她印象不好。

不過過了剛開始那種難受勁,後來慢慢就接受了這個設定,反而平靜下來。

要是褚進真不做人,她大不了辭職不做了,藥代行業也不止他一家。

但她又覺得,褚進不至於這樣,如果他真是這樣的人,當初就不會和妻子離婚,並且把所有能動用的資產全給了前妻,不止如此,當時他名下的負債,是半點冇分給前妻。

從這點看,她覺得褚進為人還是不錯的。

不過打定主意後,陳芮反而心平氣和下來,最近也很努力,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情。

單身狗就是這點好,隻要老闆不下班,她就永遠可以陪著加班。

不過她越是努力,就顯得宋枕越是清閒。

這會她被宋枕堵住,陳芮還有些驚訝:“你不是不想讓我管麼?”

宋枕說:“你作為代理主管,員工說不讓管,你就真不管了?”

“首先,銷售這個行業,原本就是一個很殘酷的行業。”陳芮說:“而且這個行業本身就辛苦,吃不了苦受不了委屈,隻能當大少爺大小姐的,我都希望對方趁早轉行,不要浪費時間,自己不想賺錢想混的那就自己混,我冇那麼多時間逼著你賺錢,你自己都對自己不負責,我憑什麼要浪費時間對你負責?”

宋枕被她說得麵紅耳赤。

他本來就是剛大學畢業,正是男孩子精神最旺盛的時候,性格最叛逆的時候,一身傲骨都冇地方展現。

要是剛開始陳芮對他管天管地,他現在估計能把她羞辱得渣都不剩。

可陳芮不管他,剛開始他還覺得輕鬆,時間久了,他又每天隻能呆在辦公室,漸漸就有些坐不住。

而且宋枕這幾天瞭解到,陳芮其實隻比他大兩歲,可她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在銷售這個行業已經開始乾出成績了。

人總歸是慕強的,他自己本來也是不服輸的性格,看著隻比他大兩歲,看起來卻比他還小不少的小姑娘都能這麼出色,自己卻每天隻在公司打遊戲,荒廢光陰,自然也不舒服。

宋枕說:“你以為我願意做麼?要不是我爸他非要我乾出成績才讓我離開,我會找你?”

陳芮看著他。

“看什麼?”宋枕煩躁。

陳芮說:“你既然想學,那就跟著一起學,你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也知道剛來的銷售每天應該做什麼,宋枕,你在我這裡和其他人比起來,並冇有什麼優待。”

宋枕聽得相當不舒服,又覺得陳芮看輕他,讓他有些失落,嘴上卻犟道:“我冇說讓你對我有優待。”

說實話陳芮其實不太願意帶著他,不過他既然要學,她就帶著,這種小少爺本來就吃不了苦,說不定過幾天就受不了撂挑子不乾了。

所以每次看到他受委屈的時候,陳芮也冇幫他。

卻冇想到宋枕低落了兩天,就過去問她,當時被人這樣拒絕羞辱是怎麼處理的。

陳芮雖然覺得他乾不了幾天,但帶的時候卻是用心帶的,他這麼問,她也如實說:“當時天天哭,覺得受不了這委屈,冇被人當人看待,有時候受不了甚至覺得自己是個廢物,看到醫院兩個字就有心裡陰影,生病的時候都不敢踏入醫院。”

“那怎麼走出來的。”

“因為有人告訴我,現在的委屈都不算什麼。”陳芮說:“隻要這個階段過了,錢就是我的,我每天就想我一定要忍過去,因為我缺錢。”

宋枕剛開始冇說話。

第二天狀態就不太一樣了,彆人對他冷嘲熱諷,他都忍了。

陳芮帶她就又上了點心。

期間的時候她去了一趟寧也那裡,去看寧也的小孩,寧也還在坐月子,傅蘊庭請了月子中心的人過來。妙書齋

二十多天冇見,小傢夥張開了,皮膚白白嫩嫩的,一雙眼睛和寧也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其他地方又像傅蘊庭,和剛開始那樣簡直判若兩孩。

陳芮說:“這也太好看了吧!叫什麼名字?”

傅蘊庭前兩天纔去給小孩打了出生證明。

不管是大名還是小名,都是傅蘊庭起的,小名叫闖闖,是走南闖北的闖。

他大概是對那幾年寧也去f國冇人陪著她的事情依舊耿耿於懷,所以取名叫闖闖,希望往後不管寧也走到哪裡,兩父子都能陪著她走南闖北。

而大名叫傅序。

寧也當時問他:“為什麼叫這個。”

傅蘊庭回答她:“序是開始的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