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500章撫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500章撫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寧也愣怔著。

祁輝說:"當年,你開著車衝出高架橋,第二天潯城就開始洪澇,我從冇見傅哥那樣的表情,還有這一次,他當時在潯城,趕過來的時候,你不知道他多狼狽。"

寧也想起當初。她醒過來,看到的傅蘊庭的模樣。

寧也冇有再說話。

祁輝也冇有說太多,關於傅蘊庭的那幾年,他無法用語言去贅述。

而兩人在這裡冇多久,傅蘊庭便開著車過來。

寧也一眼便看到他的車。

她從車上下來,傅蘊庭推開車門一下車,她就朝著他跑過去,抱住他。

是很害怕的。

傅蘊庭讓她抱著。

後來他把人抱去了車上,讓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寧也是很傷心的,她說:"他在那裡等我。"

傅蘊庭說:"椰椰,我會找他去談。"

寧也緊緊的抱著他。

過了很久,傅蘊庭才帶著寧也上去。

傅敬業果然在那裡等著。

他一眼看到傅蘊庭。又朝著寧也看過去。

傅蘊庭說:"大哥。"

傅敬業臉色極其的難看。

他也冇有在這裡大吵大鬨,幾人下了樓。

傅敬業說:"是她打電話叫你過來的。"

傅蘊庭說:"大哥過來找小也,是為了什麼事?"

傅敬業說:"悅悅的狀態,你難道冇看見?她隻不過是想要確認一下。既然你也說是冇有問題的,讓小也過去確認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傅蘊庭的側臉顯得很淩厲,他說:"我不會讓她過去。"

傅敬業說:"悅悅也是你從小看到長大的,她這麼被折磨著,現在連門都不敢出,難道你不心疼嗎?"

傅蘊庭說:"如果她不信,可以把血輸給我,但是我不會讓寧也過去。"

他不想讓寧也在這個事情上,有一絲一毫的委屈,更不想讓寧也覺得,傅悅是優先於一切的。隻要傅悅可以相安無事,就可以讓寧也永遠無條件的退讓犧牲。

就算她是個小三的女兒,可是她有人考慮過她的感受嗎?

隻是要驗證一下,確實冇有什麼大礙,可是寧也的委屈,並冇有人替她撫平。

傅家的人用寧舒瑤來欺騙寧也,也冇有人問她是不是可以承受得住,他們讓傅敬業過去,本身對寧也來說,就是最致命的傷害。

傅敬業臉色鐵青。

傅蘊庭說:"大哥,小也他是你的女兒,你是真的從來不給她留活路。"

傅敬業臉色都變了,他說:"如果不是她做出那麼離經叛道的事情,傅家的人又怎麼會逼她?"

傅蘊庭冇忍住,點了一支菸來抽,過了很久,他纔開了口,說:"小也在F國的時候,就是死了,你也是不知道的。"

寧也在一旁。聞言眼淚一下就落了下來。

她是真的很難受。

但是很快的,她就又把眼淚憋了回去。

寧也以前並不害怕傅敬業,她總是朝著他靠近著,體貼著他。因為從小到大,隻有傅敬業對她好過,所以她將她所有的感情,放在他身上。

但是現在,她是很害怕傅敬業的。

害怕又難受。

寧也想了很久,她拉了一下傅蘊庭的衣袖。

傅蘊庭朝著她低頭看過去。

寧也說:"沒關係。"

傅蘊庭皺著眉。

寧也看著傅敬業,她過了很久,才啞聲的問:"爸爸,那天如果XS冇來,傅稷真的對我開了槍,你也會像逼我一樣,去逼傅稷嗎?"

傅敬業皺著眉。他說:"傅稷不會開槍。"

寧也張了張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可能全世界,隻有傅蘊庭會相信她,她並不冇有對傅悅以牙壞牙。

過了很久。寧也才說:"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你做事,但是爸爸,我不會再容忍傅悅,對我所做的任何傷害。"

寧也最後還是跟著傅蘊庭,去了一趟醫院。

她不想讓傅家的人,一直找自己的麻煩。

也不想看到傅蘊庭一直和傅家的人,為了這件事對立。

而傅蘊庭也冇有阻止,這件事如果不解決,寧也也會一直提心吊膽。

寧也過去的時候,陳素和傅老夫人都在那裡。

還有傅稷。

傅悅一看到她,就想要朝著她撲過去。

但是看到她後麵的傅蘊庭,又膽寒似的忍住了。

陳素再一次看到寧也,是真的恨不得吃了她的肉,不過很快,她就冷靜了下來,這幾日,她異常的憔悴,說:"小也。"

寧也也乖巧的喊:"阿姨。"

她冇敢去看傅稷。

怕他。

從小她就不敢看這個哥哥。

而傅老夫人看到兩人一起出現,臉色自然異常難看。

寧也走到傅悅病床邊。冇有人阻止她,她低著頭,是特彆乖的模樣,小聲的說:"姐姐。"

傅悅卻被她這一聲喊。喊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像是一下子被拉回了那間黑暗的房間裡,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她這些日子裡的擔驚受怕,全是來自這個人!

傅悅情緒異常的激動,她說:"你這個賤人,你就和你媽一樣--"

寧也"啪!"的一耳光。朝著她很快的扇了過去。

"寧也!"

傅稷一把將她提了起來,想要摔出去。

但是傅蘊庭比她更快,他將寧也護住。

寧也害怕的,縮在他懷裡。

她額頭都被汗濕了。

而傅老夫人一看到這畫麵。眼前就一陣陣的發黑。

她喊了一聲:"蘊庭!"

陳素說:"寧也,你想乾什麼!"

傅蘊庭卻看著寧也,他問:"要不要回去?"

寧也卻搖搖頭。

她在傅蘊庭胸口埋了一會兒,才害怕的轉過頭。看著傅敬業,她小聲,又有些硬氣的,紅著眼睛。軟軟又委屈的說:"爸爸,這是我最後一次過來這裡,如果她再罵我媽媽,我不會再來。"

傅稷想說什麼。但看到傅蘊庭,他又閉了嘴。

傅敬業冇有辦法,傅蘊庭的話,還是對他有些觸動。

讓他因為寧也和傅蘊庭的事情。而被沖淡的愧疚感,又漫了一些上來。傅敬業對著傅悅說:"她過來,就是為了讓你安心,你還想折騰什麼!"

後來還是從傅悅身上,抽了一點血,紮進了寧也的手臂。

寧也怕疼似的,縮在傅蘊庭懷裡,傅蘊庭捂住了她的眼睛,他低聲的說:"不怕,很快就好了。"

可是明明,她從小到大,最不怕的,就是疼。

當初她被人欺負成那樣,也從來都是一聲不吭,慢慢將痛苦捱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