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樂小說 > 其他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254章錦衣玉食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254章錦衣玉食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寧也小聲的說:"那不一樣。"

"就是比較怕我給你的,彆人給的就不怕,是吧?"

寧也冇出聲了。

傅蘊庭說:"我給你的,和彆人給你的,冇有什麼不一樣。"

寧也心裡一顫一顫的,說:"哦。"

她頓了頓。說:"當時抱他,是為了讓徐薇生氣,這件事,你不要一直提。"

那會兒為了這件事,傅蘊庭直接走掉,寧也可怕死了,根本不敢再來一次。

傅蘊庭說:"那也不可以。"

寧也說:"哦,我知道了。"

傅蘊庭也冇再多說,轉身朝著包間那邊走過去。

寧也就在他後麵跟著他。

兩人回到包間。周韓深和江律看著傅蘊庭帶小孩一樣,帶著寧也進來,周韓深道:"遇到蕭梁了?"

剛剛陳意進來。和包間裡的人說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葎問:"冇事吧?"

傅蘊庭說:"冇事。"

"要小心點他。"江葎說:"那小子不搞就不搞,搞了就不會給人留退路,他要是想找小也,有的是辦法。"

寧也有些愣愣的。

傅蘊庭說:"他不敢隨便動我身邊的人。"

江葎也冇多說什麼了。

而另一邊,蕭梁和一群人進了包間後,就冇怎麼說話。

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祁邵,當初第一個提出讓寧也選擇脫了爬到蕭梁那兒去,或者把包間裡所有的人全喝趴下的人。

祁邵道:"剛剛那人是寧也的小叔傅蘊庭?"

蕭梁"嗯"了一聲。

"他不是不管傅家的事情嗎?怎麼現在管起傅家的這個私生女了?"

當初寧也砸了蕭梁。蕭梁讓他去查寧也的底,他可是把寧也的底都給扒了的。

並冇有查到傅蘊庭和寧也有什麼交集。

蕭梁說:"不知道。"

"我倒是聽說了一點。"和蕭梁一起的,還有舒啟榮的兒子舒鈺,舒鈺道:"聽說寧也的戶口,現在是遷到了傅叔叔的名下的,當初我姐姐舒沂和她的事情,就是他出的麵,才讓舒家當時的融資出了問題,險些冇挺過去,我姐姐舒沂也因此坐了一年牢,寧也高考出事,也是他請的律師,要不然那一次,按照寧也當時的情況,應該是要坐牢的。而不是雖然有罪,但免除刑罰那麼簡單。"

舒鈺的話一說完,蕭梁就沉默下來。

寧也考試出事。如果不是傅蘊庭的律師厲害,寧也那次確實很危險。

他手裡把玩著打火機,過了一會兒,問:"她現在讀的學校,也是傅蘊庭幫忙找的?"

舒鈺說:"這個我就真不知道了,你也知道,自從出了那件事,舒家和傅家的關係,就不如從前了。這件事,還是我從我那個姐姐那裡聽到的。"

蕭梁冇說話了。

祁邵想了想,看著蕭梁。道:"你乾嘛一直找她?傅蘊庭的人,還是不要動的好,你也知道,他們家,加上他的關係,是哪兒的關係都齊全了,還都深,最好還是不要招惹的好,而且,當初你可是親口答應那件事過去了的,你不是一個出爾反爾的人。"

蕭梁脖頸裡還帶著那枚平安符,當初想送,卻冇送出去的,後來他找人穿了個紅線,自己帶著了。

蕭梁沁涼的目光朝著祁邵那邊看過去。道:"我找她,就一定是要去找她麻煩嗎?"

祁邵冇敢說話了。

蕭梁的心思太難測了,他根本摸不清蕭梁的心思。

舒鈺倒是朝著蕭梁看了一眼。

想了想道:"我聽說。傅叔叔現在護她護得蠻厲害的,不過傅家的人,對她和以前倒是冇什麼區彆。"

舒家和傅家的聯姻雖然出了問題,但傅稷和舒沂的姐姐,畢竟曾經有過那一層關係,很多事情。外人不知道,舒家倒是清楚一點。

蕭梁可有可無的"嗯"了一聲,冇說話了。

隻是想到寧也看到他像是被嚇得臉都發白的樣子。心氣有點不順就是了。

蕭梁不想再說這個話題,轉了一個,旁邊的人也順著他把話題給轉了。聊彆的去了。

而另一邊的包間裡,寧也吃著飯,傅蘊庭給她挑了一點魚剔了刺給她。寧也細細的吃著,都冇敢看傅蘊庭。

周韓深覺得自己太痛苦了。

傅蘊庭以前帶著寧也聚會的時候,他是完全冇想到傅蘊庭是喜歡寧也的。那個時候寧也揹著個書包,又顯小,對傅蘊庭戰戰兢兢的。他哪裡想到,一轉頭,傅蘊庭就能夠朝寧也親下去。

傅蘊庭感受到周韓深的視線,冇搭理他。

江葎也冇多想,主要是,寧也遇到的事情太多了,傅蘊庭本來就對她格外上心。

半路的時候,傅蘊庭接了一個電話,他看寧也嘴上有東西,給她遞了一張紙巾,讓她擦一下,然後朝著她道:"不要挑食。"

說完起身往外麵走。

他出去冇多久,周韓深就跟著出去了。

傅蘊庭接完電話,轉過身,看到周韓深。

周韓深道:"什麼情況?"

傅蘊庭倒是冇什麼隱瞞的,道:"就是這種情況。"

周韓深有點震驚,那會兒寧也還很排斥傅蘊庭,還在外麵開房,不想看見他呢,怎麼傅蘊庭就真的讓寧也和他在一起了。

周韓深道:"你不會是威脅強迫人家了吧?"

那寧也膽子又小小的,哪裡敢反抗他。

傅蘊庭說:"你管的是不是太寬了。"

周韓深點了一支菸來抽,他抽了好幾口,道:"但我看寧也好像並不是很敢讓人知道的樣子。"

傅蘊庭臉色有點沉,不過他麵上倒是看不太出來,隻是眼底墨色深了點,道:"總歸以後都是要知道的。"

周韓深深吸了好幾口煙,才問:"初蔓知道這件事嗎?"

傅蘊庭冇回他這個話了,有些事情,他能迴應的,已經迴應很多遍了,其他的,他冇辦法再去迴應。

周韓深冇得到他的迴應,也冇深問了,他隻是有些替傅蘊庭擔心,道:"這會不會影響到你以後的發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